莆田第十中學 歡迎您!
今天是:
當前位置: > 校園文化 > 晨風翱翔
稻心
【字體:[大][中][小] 】【發布時間:2021-10-11】 【作者:管理員/來源: 本站】 【閱讀:次】【關閉窗口】

稻心

--高二(17)班 陳偉冰  

小的時候,爸媽忙,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里,我都是外婆的小跟屁蟲。外婆縱容我的所有小毛病,以至于那時候的我有種錯覺,覺得外婆會一直保護著我,是不會老的。后來,我離童年的路越來越遠,外婆的記憶力也越來越差,每次回去看她時,最害怕的是她把我忘了。
  電影《季春奶奶》有一句臺詞很打動我:奶奶愿意為你做任何事。我們生命中步履蹣跚的老人們,拉著歲月的纖繩,走到今天,一瞬間就老了。
  這,歲月無情,記得惜。
  那個年頭,我還記得那個年頭,外婆的院子里有一口井,井邊有一口大水缸,缸里浮一瓢。院子一側是外婆的廚房,廚房前還有一棵梔子花樹。梔子花花開花落。而今,物是人非。
  那是個饑荒的年代,外婆剛嫁給外公,外公忽然拉來一板車黃磚,對外婆說,砌間廚房吧。于是打地基,和水泥,打通煙囪,將干柴稻草一摞一摞碼整齊。這就成了廚房的了。
  外婆燒飯的時候,總是會將長辮子用簪子固定在后腦勺,派頭足的像飯店的大廚。
  灶臺上有兩口大鍋,一口燒菜,一口蒸飯。外婆除了做飯還有農活要忙,所以對于飯菜,她做得并不細致,也沒那么多講究,用她的話說就是“不干不凈,吃了沒病?!彼脑钆_上只有油鹽醬醋這樣基本的調料,食材也是在農活間隙的時候準備好的,也沒那么特別。但正是這種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飯菜,卻系住了我的味覺。
 外婆在灶臺邊忙碌的時候,我總會蹲在灶眼邊,就著昏黃的火光盯著外婆,她手腳麻利,晃動著她手臂的囊肉,鍋刷子刷刷幾下掃走水漬,然后倒油填菜。有時候我也會給外婆添柴火,可不知咋的,火卻會被我越添越熄,這時,外婆就會籠過身來,用火鉗撥弄幾下灶眼,火勢便又旺了起來。外婆一邊瞇著被熏到的眼睛,一邊揮動著手驅趕我說:“里面煙太多,熏到你眼睛就不好了,你去外邊!”
  而外婆,在這間廚房里,一熏就是四十余年。有時候她會指著廚房里的火鉗、鍋鏟,或者其他什么家伙什對我說:“這個可比你的年紀都大……”
  外婆出生在1948年,經歷過自然災害。
  小時候的我總是對外婆那輩人的故事充滿好奇。外婆低頭拾掇她的小提籃時,我問:“當時你們是怎么熬過來的?”她抬了抬眼說:“挖野菜啊,沒米沒糧食,趴在屋了等死嗎?”我再問,她就說不能說,一說就是時代的錯。
  沉默片刻,說她最記得有一次,放糧的船來了,那天晚上家家戶戶都領著的一袋米。她公公丟給她燒。她一下子為難起來,那個年代很苦,飯都吃不上,因此她就對燒飯這件事情感到無助。她只能笨拙的把米洗干凈。水還沒燒開之前,就把加米放下去。但那一次她公公說,米煮得不錯。
  可是對于外婆的廚藝,大部分面對的都是兒女的挑剔。說她不講衛生,菜里老是有頭發,說她做菜難吃,要么太咸,要么太淡。眾口難調。
特別是上了年紀后,外婆的身體愈發臃腫,愈發沉重,連手都難以揚起來,于是她剪去留了大半生的長發,繼續揮動著她的手臂,在這個廚房里拳打腳踢。
  光還是那樣的光,熱還是那樣的熱,小時候的我總是趴在條凳上,臉磨蹭著條凳上的紅木疙瘩,細胳膊細腿梳著兩髻羊角辮,穿一件藍褂裙子。那是外婆拿媽媽年輕時的連衣裙改裁的,我總是敞著小褂子,露出肚皮,在草席上蹭來蹭去,涼涼的。外婆說只有在家里可以這樣穿,若是去了外面,就得穿得端正,站得端正,做得端正了。
  三伏天里,外婆總穿一件花薄衫,拿著蒲扇一邊給我扇風,一邊講童話故事,講到最后,她說:“雯雯要長成大姑娘啦,外婆也就陪不了你幾年咯!”我依偎在外婆的腿邊吃米糕,聽不懂她說什么。也不關心這些。
  那個時候我最關心的是什么時候才能和外婆去撿稻谷。稻子收割以后,稻田里總是能遺留一些稻谷絮子,一絮一絮收集回來,存放在家里,可以換些錢。收割季節,總會時不時有人提著竹籃子,來村里吆喝:“收絮了收絮了?!苯涍^我們的谷場,外婆會叫住他,拿著我收集的稻谷絮,換零零碎碎的幾張皺巴巴的紙幣。
  外婆家附近,有一個脾氣暴躁全村聞名的成年男子。我和外婆還有其他大媽大嬸坐在田坎上,看著他收割完,一捆一捆堆放在田里。我看著那么多谷子眼饞,對外婆說:“我們去那邊吧!”外婆還未來得及說話,旁邊大媽插話說:“小孩子家家的別鬧,這男人的田碰不得?!毙r候的我偏要證明自己的與眾不同,就跳下田坎,跑到那個男人的田中,看著一堆一堆的稻堆,不知道撿哪一堆好,已在另一塊田地收割的男人遠遠看見了原地徘徊猶豫的我,沒有說話。外婆見了趕緊趕過來指責我:“別亂跑!”又轉身向那個男人陪笑了笑,“不好意思,小孩子不懂事?!?br/>  興許我是唯一的小孩,所以他對我比較寬容:“小朋友,給你糖吃?!闭f著遞來了一顆雪白的大白兔奶糖。我驚喜的尖叫著,因為在那年代,這是我們這個村子里少有的罕見物品。我從兜里掏出了幾塊米糕,費力的墊腳遞給了他:“這是我外婆做的喲,可好吃了!”他聽罷,笑得更厲害了,田野上他那一口潔白的牙齒猶為明亮。最后我們倆做了交換。
  米糕好吃,制作也尤為復雜。先是備料,糯米粉、黃糖、芝麻、花生碎等等等等,又從雜物房里搬出兩個大竹籃,拿出一把秤。洗凈手后,再用大鐵鍋炒香芝麻和花生碎,混合砂糖用水煮熟,餡料的部分就準備好了。接著她開始秤糯米粉和黃糖,一邊秤一遍念叨著:“兩斤粉七兩糖,少了就不甜了,黃糖比砂糖好......”
  之后加溫水,反復揉抓成一個光滑的大面團,再分成手掌心大小的一個個小面團?!叭嗝鎴F一定不能心急,一點點慢慢加水,不然一下水就加多了?!彼钸吨?。
  接下來就是謎一般的技術活。只見外婆一手托著面團,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中指蘸上花生油,旋轉,旋轉,迅速將面團捏成一個深深的“小碗”。更難的還在后面,填上餡料后,外婆用虎口兩三下將面團收口,出現了一個幾乎是完美無瑕的扁橢圓體成品。如果上一步捏的“小碗”厚薄不均勻或太薄,收口時面皮就會被餡料撐破,面皮太厚口感又不好。只有經驗豐富的人才能把握好其中的平衡點。
  包好的米糕還要經過最后一道工序:蒸。外婆添柴生火,燒了滿滿一大鍋水,耐心地用了將近兩個小時才分批將兩大籃米糕蒸熟。剛出爐的米糕熱得燙手,但是我又心急著要吃,于是將米糕在手里拋來拋去。一口咬下,外皮軟糯,內里甜香,偶爾咬到碾得不夠細的花生粒,和著芝麻和糖,好吃得要蹦起來。而外婆還是笑咪咪地在旁邊看著我,囑咐我小心燙。
 而米糕的制作總得等到秋天前后。秋天,是水稻成熟的季節。一望無際的水田里,水稻金燦燦長了一片,風吹過的時候,原野上起伏著金黃的波浪,也起伏著我兒時的夢。即便僅僅站在田埂上,也會沾一身稻香。
  稻谷收割后的每個早晨,外婆會給我做糯米蒸。糯米先泡三五天,再用蒸籠蒸,剛出籠的糯米,一團一團黏在一起,需要在石磨上過一遍,方至米粒顆顆分明。外婆總會在糯米剛蒸好的時候,盛一小碗,拌上白糖,甜甜糯糯的,吃得我鼻子嘴巴里糯香四溢。
  大概是到了上學的年紀,父親回來了,便把我接回去讀書。我與外婆在一起的時候并不是那么多了。
  不過外婆隔一段時間便會騎著自行車,后座上載著滿滿兩大編織袋吃食,送來給我們。有菜園中新鮮的瓜果蔬菜,還有外婆做的米糕,逢年過節的時候還會有雞鴨魚肉。外婆拉著我說,不要一次性把米糕吃完,要懂得和大家一起分享,而我帶些給學校的小伙伴們嘗嘗。我依偎在外婆懷里,趁她與媽媽說話的當口,迅速將那袋米糕塞入自己的小房間里面,不讓任何人發現。
  這兩年,因為我在小鎮住宿求學,與外婆也只能電話聯系。她在電話里像個小女孩一樣地撒嬌說:“家里的米糕都沒人吃了誒,你啥時候才能回來呢?”
  使我又想起那一年,我與外婆走在田壟上,祖孫倆一前一后,踩著泥一深一淺,艱難行走。水田里金燦燦的茫茫的一片。我對外婆說:“我長大了要當作家,要當大老板,然后給你買金耳環,買大房子住?!蓖馄啪凸χf:“好啊好啊,我等著呢,等著呢?!?br/>  夕陽的余暉給這片稻田抹上了一層金黃的光暈。風吹起,漾起了這片稻田中兩顆緊緊依靠的心。


亚洲人成电影网站悠悠久久久,久久久久久久久精品中文字幕,小说区图片区视频区自拍,亚洲AV最快最快最全更新内容,最新免费不卡一区二区三区,大陆老熟女自拍自偷老干部,欧美色播在线播放BT天堂,qyule视觉盛宴在线视频,cosplay国产啪网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